2016年延迟退休新政策 延迟退休年龄方案解读

    有数据显示,2015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量达到2.2亿人,占总人口比例达到16.1%。这意味着我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而且老龄化程度还在持续加剧。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屡被提及,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
    对于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的制定,人社部将其归纳为“迈小步、分步走、提前告”,颇具人性化。
    即,小步慢提,逐步到位,坚持每年只延迟数月,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逐步达到目标年龄;区分对待,分步实施,选择当前退休年龄相对偏低的群体开始逐步实施;预先公告,做好公示,将方案向社会公布,广泛地听取群众意见,尽可能地汇集民智,凝聚共识。
    在日前由人社部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人社部新闻发言人李忠表示,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将能有效地利用人力资源,保证社会保障制度更加公平可持续地向前推进。
    不难发现,延迟退休年龄是目前西方发达国家在处理老化就业结构问题时的普遍政策。而对于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说,在国民经济水平不高的情况下,面临如此严峻的人口结构失衡,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也的确是一种解决方法。但是,我国目前的国民经济和国民素质能否适应退休年龄的延迟还是未知数,社会各阶层的内部差异又能否适应延迟退休年龄所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也值得思考。
    事实上,对于这项政策,社会上仍有许多担忧之声频频发出。例如,随着退休年龄的延迟,个人享受的退休养老待遇或许会打折扣;虽然技术型、管理型人员退而不休是常态,但对很多体力劳动者来说,延迟退休年龄会使其“力不从心”,弊大于利。
    可以看到,延迟退休年龄是大势所趋,但其具体实施仍有待细化。而民众讨论的焦点和中心,无非是延迟退休年龄所带来“利”能否冲淡其带来的“弊”,延迟退休年龄的理由是否足够充分、足够人性化。
    以延迟退休年龄会否影响青年就业为例。有观点称,由于当前的就业形势严峻、就业压力较大,若延迟退休年龄,或使一部分岗位被占据,从而影响青年就业。对此,李忠表示,延迟退休年龄对青年就业的影响有限。
    一方面,从就业总量来看,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在2011年达到峰值的9.25亿,此后逐步下降,到2050年,劳动年龄人口预计会降至7亿左右。而随着劳动年龄人口的持续下降,岗位空缺进一步扩大,渐进式延迟退休政策则将缓解或填补这一空缺。换而言之,劳动年龄人口的持续减少将对冲实施渐进式延迟退休政策所产生的就业影响。
    另一方面,从就业结构来看,未来延迟退休会有一部分岗位影响到年轻人就业,但这种影响依然有限。从当前的经济结构调整、产业转型升级情况来看,未来延迟退休的岗位多数会是传统服务业、传统制造业。而伴随着新兴产业的不断崛起,年轻人将更倾向于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产业、新型服务业。可以说,延迟退休占用岗位和未来年轻人所需岗位并非是简单的数量加减关系。
    而对于民众关注的养老金问题,有观点认为,延迟退休年龄后,享受到的退休养老待遇或许会降低。同时,也有民众表示,即便延迟退休年龄后养老金有所上涨,也更愿意享受退休生活。
    对此,李忠则表示,延迟退休年龄不会减少个人养老金待遇。我国目前基础养老金的确定取决于缴费基数和缴费时长两个主要因素。对缴费基数而言,延迟退休年龄后,工资上涨的概率总体会大些;对缴费时长而言,延迟退休年龄后缴费时间同样延长,基础养老金数额同样也会增加。总之,养老金总的计发办法是长缴长得、多缴多得,延迟退休不会减少个人养老金的待遇。
    可以看到,基于同样的政策,不同的阶层和利益群体有不同的考量。对于决策者而言,延迟退休年龄是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必然选择;对于广大群众而言,延迟退休更需要人性化的制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