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落实延迟退休 延迟退休的前提条件是什么?

    最近,人社部网站发布了该部下属若干研究所所长对延迟退休的解读。作为专家,这些所长在支持延迟退休的同时,也注意到了延迟退休可能引发的问题。于是就有人在询问北京落实延迟退休,延迟退休的前提条件是什么?
    特别是“延迟退休对大龄劳动者,尤其是技能单一的大龄劳动者的就业有一定影响”。实际上,解决好城镇大龄劳动者的工作难题,乃是延迟退休的前提。
    对此,所长们提出,“需要开发更多的合适岗位,采取有针对性的就业扶持政策,支持这些劳动者就业,加强对大龄劳动者的权益保障。因此,实施延迟退休政策需要制定相应的配套政策措施,尽可能消除消极影响。”“一方面,要加强对老年人的就业培训和劳动保护,减少歧视,另一方面,对于无法就业的老年人要有相关福利保障政策。”
    大龄劳动者失业或低收入就业对延迟退休的影响,笔者去年曾撰文。(《延迟退休会动谁的奶酪》,本报2015年11月5日)谈过在笔者看来,延迟退休之所以会遭到那么多人反对,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替大龄劳动者就业问题“背锅”。笔者指出,第一,历史上,企业在使用蓝领(体力)劳动者时,优先选择年轻劳动者,导致“4050”人员(即女性40岁以上、男性50岁以上)就业难。第二,民工荒的出现迫使企业放宽用工年龄。但由于城乡生活水平与生活开支的差异,城镇大龄劳动者生活开支要比同龄农民工高,因而对工资的要求也比同龄农民工高。第三,如果身为蓝领的城镇大龄劳动者与高龄农民工竞争上岗,可能有两个结果:或者因对工资要求高而被高龄农民工替代,或者与高龄农民工获得一样的工资,而这样的工资在城镇是难以生活的。正因为如此,所以“在中国,延迟退休却可能意味着60多岁的人既不能退休,也没有工作”。
    大龄劳动者中,从事体力劳动的占多少?中国人民大学学者葛玉好、张吉强指出,按行业划分,“农林牧渔业”、“采矿业”、“制造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建筑业”、“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等行业对体力的要求较高。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上述行业中55岁到59岁的就业人口占到全国该年龄段总就业人口的86.43%。这意味着蓝领大龄劳动者的就业是涉及面相当广的大问题。
    大龄劳动者中,还有一部分人值得关注,这就是前面专家提到的“技能单一的大龄劳动者”。在笔者看来,体力劳动者说不上技能单一。因为他们的工作技术含量低,经过短期培训(几天或1~2个月)就可以胜任,所以他们改行比较容易。倒是许多技术工人,他们所学技术通常是专用于某一行业、工种,技术层次较高、技术专用性较强。而为了掌握这门技术,他们需要在技校和实际工作中学习几年到十几年。
    现在中国制造业正在升级换代,企业急需技工。但就业形势并不稳定,技工所学的单一技能能否管用一辈子,无论是企业、技工本人,还是政府有关部门或专家,谁也说不准。如果技工进入大龄后,单一技术的小船说翻就翻,又没有时间和精力学习新技术,那他们怎么办?这个问题回答不好,技校毕业生“毕业即改行”的问题就解决不了。
    谈到延迟退休时,往往会对比中外退休年龄。笔者认为,比退休年龄当然有必要,但同时还应该比较中外退休前5~10年年龄段的就业率。只有同时做了这两种比较,才能向公众说明,延迟退休到底是在工作与退休之间还是在失业与退休之间做选择。
    人社部既管社保又管就业。为改变延迟退休替大龄劳动者就业问题“背锅”的局面,建议把这两者放在一起考虑。具体来说就是,当某一年退休前一定年龄段(例如5年或10年)的就业率低于一定比例或者虽然高于上述比例,但就业者中有一定比例的劳动者收入低于一定水平(比如城镇职工——不含农民工,因为家在乡村的农民工生活支出远低于城镇职工——平均工资的40%),则下一年或再下一年(因为统计数据的得出需要时间)应该延迟退休的几个月往后顺延一年。现在离延迟退休的推行还有好几年,希望人社部能充分利用这段时间,尽可能地把城镇大龄劳动者就业问题解决好。